北马史话:重温35年成长史

时间
2015-09-07
作者

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马拉松赛事

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马拉松赛事

中国影响力最大的马拉松赛事

中国最具代表性的马拉松赛事

 


       《领跑者》内部资料

        第一章·夏去秋来

        中国四大马拉松赛事北大上厦,北马为长。单就岁数而言,35岁的年纪提拔个地厅级都算正常了,国家在35年大庆时特地搞了阅兵,二战胜利35年乘2的阅兵也放在天安门,显见35在咱们这儿是个多么有内涵的数字。

        近年来国人跑马成瘾,春去厦门观东海,秋来帝都望西山。学生语文课本上那《故都的秋》字字流金,北马诱惑力之强烈之深厚,无与伦比。但看报名那几天朋友圈爆屏便可见端倪:报上的其喜洋洋满是拉仇恨,落选的咬牙切齿到处走后门;锦标主义者苦苦修炼但求PB,享乐主义者盛装一Hi只为Party

         1998年北马开门欢迎业余跑者,由此引爆民众参与狂潮,高热至今愈演愈烈。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一雪前8年折戟蒙特卡洛之憾,北京建设日新月异,北马线路上风景愈发亮眼,体育与城市的呼应更加师出有门。

         2010年,为了与国际惯例举办城市+马拉松接轨,北京国际马拉松去掉了国际二字。百姓口口相传的北马,于是传扬开来。

 

        第二章·天开之时

        说这天,北京万般好,唯有好天少,无风三尺土,下雨一街泥乃旧京之常态,春天多风沙,夏日蒸桑拿,严冬小半年,金秋一眨眼。有统计说,北京真正意义上的秋天,只有45天左右,所以北马时间的设置,只可能放在这个黄金季。

        3届北马,时间都安排在了9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也就是周日(当年还是单休日)。1984年开始,挪到了10月中旬的周日。后来几经调整,有较长一段时间固定在10月的第三个周日,今年又回到了9月。2012年十八大那年最晚,1125日。

        所谓朔风,指的是西北风,多用于描述冬天的风,可送爽的秋风若是大了些,有那迎风流泪的选手只能暗道一声不好了。北马历史上不乏六七级大风,从天安门广场出发一路喝风,没几个人PB不说,那几年北马的成绩也受了影响。类似的还有高热,1983年起跑温度达到了30度,好多选手在工体等待出发时就灌了个水饱,130多人半途上了救护车,而且那几年开赛时间都是中午11点。

        北马历史上几度赶上下雨,2010年为最,那次白昼如夜很多人记忆犹新,劈面寒雨架不住3万多人热情似火,刘延东大姐一声枪响,很多人披着雨衣举着雨伞开跑,五颜六色地给北马30周年添了不少彩头。

        在某些年份,北马的赛道并不好跑。

 

        第三章·地辟之利

        北京是什么?首都。首都是什么概念?代表一国。就好比县市的人去省会的话,要道一声:去省里办事!乡村的人去镇上的话,要喊一嗓子:上县里开会!跑马?肯定是北马最有面儿。

        既是国之门面,必须拿得出手。全世界人都好面子,东亚为最。那扶桑国无日不梦脱亚入欧,中韩仍固守原土,所以一定要把最好的留给外人看。单说北京,最早的高速是给首都机场安排的,十里长街摆了十大建筑,这北马线路35年历经10次大修改,最明光上堂的景色几乎都照顾到了。

        说起来北马无异于帝都之眼,这些年几乎是每修一个新景点,线路就要多一个展台。1981年首个北马,为线路精准,组织者足足丈量了8遍之多。次年因为公主坟新增街心花园多跑个弧形,于是起点前移了100.34米。

        之后起终点曾经转战工体,再之后又重新搬回天安门。行程总是一路奔西,最初觉得景色不够多,于是采用对头弯儿,有个折返点,转播镜头倒推一遍。后来城市煎饼越摊越大,终于可以把这线路掰直了,变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天安门起,奥运景观止。

        最反传统的一次,是20002001年,起点虽依旧天安门起,依旧一路向西,到复兴门走西二环一路向南,从菜户营桥往西到三环,顺时针绕多半个三环,终点是朝阳公园。一路下来要过22个立交桥,海拔示意图活脱儿一心电图,据说选手们后来人人都会唱那首脍炙人口的北京的桥了。

 

        第四章·人为之和

        老外对中国最惊叹的莫过中餐与功夫,但是他们最不能理解的,是人定胜天这句话。

        譬如北马,早年间动辄百万人街头为那几百个选手助威,所到之处无不狼奔豸突,引得外媒惊呼:北京国际马拉松引爆了整座城市!此言并非夸张,80年代初,北京市人口900万,当时9个市辖县占了将近一半,城区面积不过今天的二三环,线路所经街道人口数量不足200万,可见万人空巷所言不谬。

        有报章记载,(马拉松)选手所到之处,大批市民匆匆撂下吃了一半的午餐,举着各种能拿的诸如鲜花、雨伞之类的物品为路过家门口的选手们呐喊。更有忠诚者,骑着自行车在旁边一路相随,有些人甚至跟完了全程。

         所以那也是北马的第一个黄金时代,是属于这座城市的节日。那段时间国外各路品牌削尖了脑袋往北马挤,看重的就是这百万市民的分量。有件事值得一提:有年北马恰逢北京冬储大白菜开售,那是举家按照人均50-100斤的分量整车买进,是当时北京老百姓居家的规定动作。选手们路过东单菜市场时,一众百姓举着白菜大葱冲将出来,在路边晃动着各种翡翠白玉喊好,那场景,煞是壮观。

        名将孙英杰曾三夺北马冠军,至今保持着2小时1939秒的女子赛会纪录。

 

        第五章·更快更强

        既是比赛,竞技层面的成绩总是一个赛事最显眼的符号。北马迄今34届,男子首届冠军被瑞典电气工程师埃里克斯·塔尔(Eriksson Tara)拿走,成绩是2小时1520秒,这个水平放到当年的国际马坛不能算是优秀,毕竟当时前10名的成绩都在2小时10分以内。之后随着国际田联对北马的认证,邀请力度的加大,以及比赛的名气越来越大,很多高水平选手也都开始调整自己的参赛计划,将北马列入重点。

        1986年日本选手儿玉泰介(Kodana Taisuke)跑出2小时0735秒,保证了该国拿下北马三连冠的同时,也成为北马首个跑进210的人。事实上,纵观34届,冠军破210的也只有9次。赛会纪录出现在2013年,埃塞俄比亚人沃尔德格贝里尔(TadeseTola Woldegeberel)跑出了2小时0716秒。国人的骄傲是内蒙古的胡刚军,199319941997年三度夺冠,至今仍然是很多跑者的偶像。

        1989年起,北马增加女子组项目,迄今26次,除首届朝鲜女生文敬爱(Wen Jingai2小时27分揽冠、第3届英国黛·博拉(Dai Dela)及2014年埃塞俄比亚姑娘德尔格(Faruma Sado Dergo)夺魁外,中间23年头名尽归东道主名下。其中名将孙英杰2003-2005上演冠军帽子戏法,并创造了2小时1939秒的赛会纪录(2003年世界第二最好成绩),至今岿然不动。

        公平地说,成绩并非如今北马的亮点,和六大满贯比肩,这方面还要走很远。

 

        第六章·东瀛记忆

        冠军冲线,北马历史上最经典一幕出现在整整30年前,日本的孪生兄弟宗茂、宗猛以2小时1023秒并肩撞线,成就一段佳话,很多北京土著对此念念不忘。事实上,他们也是北马历史上第一批世界顶级高手,历史记载,宗茂1978年跑出了2小时0905秒的世界最好成绩。当时这对兄弟的技术特点也值得一提,宗茂的步幅达到了1.74米,而宗猛的步频则达到了惊人的195/分钟。

        次年,那位喜欢咬着牙歪着头的儿玉泰介在队友伊藤国光饿狼战术的掩护下,力压两名非洲兄弟夺冠,黄种人击败了黑人,2小时0735秒作为赛会纪录,整整保持了27年,这也是当时世界历史总排名第5,之后他的分段跑战术名噪一时。

        日本元素在北马上的体现绝不仅仅限于高水平选手的参与和精彩表现,特别是头几年,北马上各种日本品牌处处可见,精工的大计时器、日本TBC电视台直播、《读卖新闻》大篇幅报道,三得利更是全包。这固然和诸多品牌借此打入中国市场等因素有关,更重要的,还是这个国家对马拉松运动的热爱的缘故吧。

        1988年,埃塞尔比亚的阿贝贝·梅克南(Abebe Mekonnen)追平了儿玉的成绩,进入了世界历史总排名前10。可见那个年代,北马的竞技水平还是相当高的。

 

       第七章·热到摇号

 

       北马如今的炙手可热,非一日之功。之前北马对于北京老百姓的记忆就是电视,以及路过家门口时跑出去看那些人从电视里居然跑出来了,等选手们过去之后再匆匆回屋,接着看还是那群人又回电视里面接着跑去了。那个时代,老百姓只负责看。

       直到1998年,北马开始对业余选手打开大门,并设立了半马、10公里和迷你等多个项目,参与者过万。次年逢50年大庆,增加了轮椅马拉松,参赛人数达到了3.8万人之众.这几乎已经超出了天安门广场举办大型活动的人数上限,出于安全考虑,此后对北马参赛人数进行了严格控制。即便如此,北马报名满额时间越来越短,从2012年的94个小时,到2013年的13个小时,国人对北马热情井喷式地爆发。

       2012年起,北马陆续取消了10公里和迷你马拉松,赛事纯度越来越高。今年更是取消了半马,成为了中国马拉松中第一个纯粹的全马赛事。门槛虽一步步抬高,但是业余跑者热情无可阻挡,今年的3万个名额吸引了6万多人预报名,经审核后进入了最后的抽签环节。

       买房买车摇号,想跑北马?你不光得能跑,还得有这好命。

 

       第八章·跻身顶级

       北马进化的下一个形态,会否是成为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家庭中的一员?答案是正面的。

       从前年起,北马拿掉了10公里,今年又取消了半马。一系列动作表明,这个中国头马的模样,正在向世界六大满贯赛事的标准靠拢。只是如果真要达到那一步,还需要先了解一下背景。

       高水平选手之所以如此看重六大满贯,无外乎两个原因:破纪录、拿奖金。作为赛事本身,最重要的是要给参赛选手提供创造好成绩的最佳条件,此时,气候就变成一个重要因素了,8-15摄氏度被认定为是马拉松比赛的最佳气温。目前六个赛事分别占据了2月下旬(东京)、4月下旬(波士顿、伦敦)、9月底(柏林)、10月上旬(芝加哥)、11月初(纽约)一共5个黄金月份,上下半年刚好各3个。

       利好消息是,巴黎(4月中旬)有望成为第7个入围者。往好的方面想,出于均衡的考虑,九十月份的北马存在入围的可能性。其它,诸如线路、服务、奖金等都不是无法解决的硬伤,真正阻碍北马入围大满贯的,是比赛日的不确定性。多变的日程,确实让全世界顶级跑者难以安排全年的训练和参赛计划。

 

       大满贯即使不是北马的目标,也应该成为一个努力的方向,加油北马,加油北京。